首頁 > 行業動態 > 行業新聞
麵向生態文明的城市空間治理
發表日期:2018年5月17日   閱讀:30次

“城市空間治理”作為社會治理重心下移的實踐路徑和行動方案,需要多學科賦予動態、辯證和發散的深度探討。生態文明及其建設是觀察與評估當下中國城市空間治理的分析視角與研究向度。構建麵向生態文明的城市空間治理係統是遵循新時代“美麗中國”建設邏輯的戰略高位,是中國城市化形態升級轉型的必然選擇,也是全麵理解城市空間治理,實現人和自然、經濟繁榮與環境優美和諧共生的城市化發展大勢。

緩解人與自然的關係

習近平總書記在《在中央城市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提出,“城市的核心是人”,“市民是城市建設、城市發展的主體”。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城市化快速推進過程中,極大地提高了人民的物質生活水平,為推動人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但不可忽視的是,人與自然的關係變得日益緊張。

中國城市化總是由傳統工業化推動的,但與西方不同,中國城市化是駕馭資本和利用資本的空間生產過程,其核心始終是人民而不是資本。然而,中國城市化也具有全球工業化的普遍特性。從本質上看,傳統工業化是人以工業生產的方式改造自然界以實現自身發展的過程。傳統工業化的文明形式是工業文明,其典型特征是勞動組織集中化、生產規模擴大化,其主導邏輯是人對自然的利用。在傳統工業化和工業文明推進過程中,人與自然的矛盾變得日益緊張,使得自然逐漸從人的發展條件變為人的發展限製。

基於傳統工業化和工業文明的城市發展無法解決人與自然關係的生態問題,這是由傳統工業化的基本生產方式,即對自然資源的高度開發利用決定的。可見,要跳出城市發展的生態困境,必須開啟一條超越傳統工業化和工業文明的城市發展道路,構建一種麵向生態文明的城市空間治理係統。

合理配置空間資源

構建麵向生態文明的城市空間治理係統,診治工業化城市的各種弊病,推動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發展,其核心在於對城市空間資源進行合理配置。

空間資源合理配置是駕馭資本邏輯逐利性的需要。資本在創造新技術、開發新產品等方麵的創新性,對於現代化城市建設具有重要的作用。但問題在於,資本就其本性來說是自我積累,城市空間結構問題、生態環境問題、人的發展問題都不是其關注目標。因此,在駕馭、利用和限製資本邏輯過程中,需要對城市空間資源進行合理配置。一方麵,對資本發展所支配的空間資源進行配置,根據城市生產空間、生活空間、生態空間的不同類型,劃定資本運行的範圍和邊界,既讓資本提供城市發展動力,又防止資本對城市生活線、生態控製線、文化保護線的突破。另一方麵,對資本在其活動範圍內造成的一定的空間資源配置不平衡、不充分問題進行糾正,以空間資源二次分配、多次分配的方式促進空間正義。重建資本的社會責任、推動資本邏輯的人本化、生態化轉向,是麵向生態文明的城市空間治理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

空間資源合理配置是應對生態資源有限性的需要。麵對有限的空間和生態資源,在一定物質生產方式條件下,合理的空間資源配置是保證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必然選擇。優質高效地利用有限的空間和生態資源,通過最優化的空間資源配置來實現代價最小化、效益最大化的發展,不斷滿足人民對美好城市生活的向往。把握好生產空間、生活空間、生態空間的張力和平衡,科學合理配置空間資源,打造集約高效的生產空間、宜居適度的生活空間、山清水秀的生態空間,實現經濟發展、生態發展和人的發展的有機統一。把握好城市實體空間和虛擬網絡空間的張力和平衡。虛擬網絡空間具有“開放的結構,能夠無限擴展,隻要能在網絡中溝通,亦即隻要能夠分享相同的溝通符號(例如價值或執行的目標),就能夠整合入新的節點”。這種特點決定其成為緩解城市發展中人與自然緊張關係的一種空間治理模式。因而,需要對虛擬網絡空間進行合理配置,適度擴大其在城市空間中的比重。但同時,也要防止虛擬網絡空間比重過大帶來的城市主體交往虛擬化、人際關係陌生化,並預防虛擬網絡空間非理性滋生所導致的話語暴力。

空間資源合理配置是促進空間正義和生態正義的需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對中國城市發展而言,在城市化由“做大蛋糕”發展到“切好蛋糕”的曆史階段,城市主體對城市發展的空間正義和生態正義的需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烈。麵向生態文明的城市空間治理的目的在於解決城市化進程中主體在占有、使用、分享公共空間資源時存在的權利不平等、不充分現象。在促進空間正義和生態正義過程中,要基於現有城市空間資源,通過合理配置方式保障同時代、同地域的不同城市主體在空間權利和生態權利上的平等性,確保不同城市主體共同享有城市發展成果;基於可持續發展原則,保障不同時代城市主體在空間權利和生態權利上的平等性,促進代際正義;綜合考慮城市主體的差異性、資源配置的過程性、空間和生態條件的可承受性等因素,既要盡力而為,又要量力而行,避免脫離現實的絕對意義上的空間正義和生態正義,將正義的逐步實現融入城市生態文明建設過程中去。

轉變城市空間治理主題

將“生態文明”寫入國家憲法,不僅彰顯著黨和國家對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法律確認,也反映了中國社會經濟發展優化升級的深層價值,為生態文明引領城市空間治理係統建構提供了法製基礎。中國生態文明建設的實踐道路、規劃方案和思想成果,為構建一種麵向生態文明的城市空間治理係統夯實了法製保障。

堅持綠色發展,塑造城市空間生產和空間消費的生態邏輯。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人類必須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人類隻有遵循自然規律才能有效防止在開發利用自然上走彎路,人類對大自然的傷害最終會傷及人類自身,這是無法抗拒的規律。”這意味著,人類要按照生態環境的規律來組織生產和推動社會發展,生態環境運動發展的客觀規律就是生態邏輯。遵循生態邏輯、推進生態文明建設,需要堅持綠色發展。

這對於城市空間治理來說,需要在“空間生產方”和“空間消費方”兩個維度塑造生態邏輯。一方麵,在城市空間生產、再生產以及空間更新過程中,以生態邏輯置換傳統的工業邏輯,堅持貫徹綠色發展理念,堅定不移地走新型城鎮化道路,打造低碳、節能、循環、高效的城市生產空間,簡約、舒適、和諧、安全的城市生活空間,綠色、清潔、美麗、宜人的城市生態空間。另一方麵,推進空間消費觀念上的綠色革命。“消費越多就越幸福”的異化消費觀念是造成人與自然關係緊張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在城市空間治理中,要“倡導簡約適度、綠色低碳的生活方式,反對奢侈浪費和不合理消費”,切實引領和塑造“空間消費方”的綠色消費觀念。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將城市空間治理的主題由“役物”轉向“化人”。城市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持人民城市為人民。城市空間承載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役物”的原則進行空間治理並不能“化人”。城市的作用在於改造人,主要功能之一是締造和改造人類自身。因此,在麵向生態文明的城市空間治理中,要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在空間治理方式上實現由“化地”向“化人”的轉變;在空間治理理念上實現由城市經營向城市服務的轉變;在空間治理目標上實現由物的經濟目標向人的生活目標的轉變。以“化人”為主題的城市空間治理是一種複合性(人—物—人)的空間治理方案,強調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適應於生態文明時代的城市發展。

堅持改革創新,構建城市空間治理的整體機製。黨的十九大報告就新時代加快生態文明體製改革作出了總體部署,在城市空間治理中,要結合該部署構建整體性治理機製。形成城市空間治理的公共主體,充分發揮權利性主體、營利性主體、非營利性主體、市民主體等在空間治理過程中的作用,形成具有高度公共性的“空間治理共同體”,讓“政府有形之手、市場無形之手、市民勤勞之手同向發力”。明確城市主體公共責任,以法治方式對空間資本的社會責任、政府的治理責任、市民的基本責任進行清晰化、係統化規約。以創新的方式優化和加強城市空間治理方案的總體設計,以結構創新實現城市空間治理的製度化,以動力創新構築城市空間治理的複合化,以機製創新落實城市空間治理的有序化,為城市發展提供科學穩固的機製保障。

城市發展不僅要追求經濟目標,還要追求生態目標、人與自然和諧的目標。因此,建構一種麵向生態文明的城市空間治理係統,必將成為推動人、城市、自然和諧發展的時代之選。

(本文係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研究”(18VSJ032)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蘇州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江蘇省新型城鎮化與社會治理協同創新中心)
                                                                                                                                         摘自 中華建設網


Copyright(C) by [江蘇華建建築設計院] 2009-2013 All rights reserved.蘇ICP備12056122號-1
聯係地址:江蘇省揚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吳州東路江蘇華建建築設計研究院 郵政編碼:225101